2019-05-13

据彭博社消息,智利上诉法院已经同意受理智利数字交易所Buda,Orionx和CryptoMarket的上诉案件,但早前被关闭的银行账户仍未开通。智利三家银行ItauCorpbanca,BankofNovaScotia和BancodelEstadode(智利国有银行),上个月无理由地关闭这三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银行账户后,便引起了这三家交易平台的强烈抗议。Buda的合伙人兼CEOGuillermoTorrealba表示,银行的举措是“扼杀了整个行业”,“在智利,人们将无法再安全地买卖数字货币”。智利的数字货币市场虽小,但处于迅速发展阶段,Buda和CryptoMarket的便覆盖了整个拉丁美洲,在银行账户关闭之前,Buda每日交易可达100万美元,因为该公司只接受银行转账,不接受现金,所以关闭银行账户为交易平台带来的损失将是巨大的。

ItauCorpbanca银行首席执行官MiltonMaluhy在3月27日表示,加密货币仍是需要严加监管的行业,此次关闭个人银行账户符合银行内部规范。同时,此举也引发了数字货币支持者的忧虑。智利金融机构似乎在全面禁止数字货币,虽尚不可知关闭银行账户是否是出于政府要求,但支持者担心,或许包括智利在内的南美洲都在推行和中国、韩国一样的严厉监管模式,将彻底禁止数字货币交易和ICO。网络认为,事实上,南美洲的数字货币监管形式也呈现较大差异。2018年2月20日,南美洲委内瑞拉正式开始预售国家发行的“石油币”,成为全球第一个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委内瑞拉作为全球发债率最高的国家,其发行依托石油的“石油币”,本质上更像是数字债务,而非货币。

而智利作为南美洲最富裕的国家,更加关注数字货币是否会对本国金融稳定造成影响。对于南美洲国家而言,数字货币的发行,影响因素复杂,除了本国的经济实力,内部政治环境的稳定情况,外部政治环境的介入情况也将会造成重要影响。星物种|Vite想在DAG的基础上引入快照链,保证账本的高效与安全性。编者按:本文来自网络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公众号ID:o-daily,APP下载)公链项目层出不穷,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解决性能与安全性之间的矛盾。目前常见的方法有如下几种:一是改变共识机制,比如Hyperledger的PBFT、EOS的DPoS;二是改变了网络结构,比如IOTA、byteball、Nano就使用了不同于区块链的DAG(有向无环图)的数据结构;三是直接利用链外方式解决,比如链下的子链/侧链、状态通道,甚至是跨链中间件等;第四种,则是分片。Odaily星球日报最近接触的公链项目Vite,选择的是上述的第二种路径——采用DAG的账本结构。

如上所述,基于该结构之上衍生出来的数据结构各有不同。我之前报道过类似国内项目(包括Trustnote和InterValue等)时,就已经介绍过,在IOTA和byteball的数据结构中,交易之间相互链接组合成DAG图。新单元可以选择链接到任意一个或多个旧单元,通过新交易验证并引用旧交易完成验证,简称“DAG共识”。这允许用户的账本之间存在临时性的微小差异,短时间内弱化数据块全网一致性,因而不易发生堵塞,可以提高交易并发量。因此,DAG链网络节点规模越大、交易量越大,则交易确认时间越短。Tangle共识机制的动态演示(来自IOTA的官网)Vite创始人刘春明介绍,IOTA的Tangle账本的特性是一个交易随机选择两个前驱交易,在账本中遍历交易时有多条路径,经历不同的路径可能会进入不同的状态,无法确保一个合约状态的唯一性,导致难以在此之上引入智能合约。

Vite的账本结构采访的是Nano的block-lattice账本,后者的网络中,每一个账户都有一个自己的链,记录转账的发送和接收(在智能合约情境下则是请求和响应);记录接收状态需要引用发送者的交易,以确定相关交易的先后顺序。Nano基于DAG区块点阵的可视化(来自Nano白皮书)Block-lattice结构中,一个动作(英文为transaction,为避免歧义此处译为“动作”)只会影响一个账户的状态,即如果接受者不生成接收交易的状态,该转账资金将一直“在途”。虽然全网都会同步每条链的最新状态,但只有账户链的所有者可以签名并广播区块至全网。这种设计在转账情境中可行,但若在智能合约场景下,意味着一旦节点掉线,其所部署的服务将难以为继。因此,Vite即允许账户选择设置出块权限的节点:自己、特定数个节点或Vite的全局共识组,以保证服务的可用性。Vite的白皮书认为,block-lattice维护了更少的偏序关系,更适合作为高性能去中心化应用平台的账本结构;但它的防篡改特性较差,会产生安全隐患。

迄今为止,除了Nano采用了该结构之外,还没有其他项目采用。 刘春明指出,在账本中维护交易之间的顺序有两个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