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4

一项技术可以对一个城市有多大影响?崛起于互联网浪潮中的农业区硅谷,和死在汽车工业没落暗影里的底特律,都能给你答案。而一座城市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产业?曾经认为“区块链产业园”可笑的李笑来,近日忽而因站队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成为了别人的笑资。但无可辩驳的是,政府的大力扶植,对于任何一个行业中的个体企业,都有着一定的诱惑力。百亿区块链基金、几十个项目背后,是一个在区块链赛道上跑得飞快的杭州。

杭州政府:区块链焦虑症中的“别人家城市”今年春节前后,深夜三点钟无眠群被视为是区块链焦虑症的体现,而在群外,也有许多互联网从业者深陷于被时代抛弃的恐惧中,日夜学习区块链技术。城市似乎也感染相似的焦虑症,雄安、北京、上海,这些立于科技创新潮头上的城市,各自开出政策。其中有些是“指导意见”,而部分政府则给出了真金白银。起风财经统计发现,早在2017年,就有地方政府给出可达百万元的真金白银,而这一趋势直至今日。2017年4月份,北京市发布首个对区块链企业予以资金支持的《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促进科技金融深度融合创新发展支持资金管理办法》,通过补贴采购协议30%等形式对单个区块链项目给予不超过500万元的支持。2018年,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文件,对包括区块链技术的战略新兴技术企业,以现金方式无偿对单个项目资助不超过200万元。

2017年12月份,广州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则更直接地针对区块链技术企业进行扶持,针对经过认定的区块链产业多个环节企业,给出的是数百万元人民币不等的真金白银。除了拿出真金白银,也有城市在具体应用做文章。雄安新区先后上线了区块链租房平台、与蚂蚁金福合作进行区块链基础设施平台建设等。此外,上海、山西、河南、贵州等省市,则是给出了指导意见。无论是钱,还是政策,杭州都将其他省市甩在了身后。而今年年初,率先将区块链技术写入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将其列入杭州加快培育的七大未来产业之一,彰显了政府的巨大决心。

早在将区块链技术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前,杭州就已出台了密集的区块链扶植政策。2016年区块链就屡次出现在杭州政府部分领导的发言之中,而在2017年9月份,杭州已定向为区块链技术企业提供产业园入驻补贴。而近日的百亿级区块链基金,更让其他城市看到了这座城的决心。4月9日,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仪式在杭州未来科技城举行,首批10家区块链产业企业集中签约入驻。同时,在产业园启动仪式上,杭州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宣布成立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该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徐小平任基金顾问。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是由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募集)设立。

基金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其中,政府引导基金出资达30%,用于投资、引进优质区块链项目。抛开顾问团队的专业程度不谈,100亿规模的基金中,政府引导基金高达30%的投入,甩下了其他“焦虑症”城市多远,不言而喻。区块链技术的沃土据浙江广播电视台的一个数据,在杭州,10个租客里有4个是程序员,全国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