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0

2005年电子签名法正式实施后,电子签名作为一项技术在政府、银行、大型企业中开始广泛应用。国外做较大的有DocuSign、HelloSign、EchoSign等,国内我们也报道过不少,比如e签宝、法大大、云签、画个押、上上签、1号签、彩云签、中国云签、契约锁、文签、云合同、君子签、易企签,等等。今天介绍的众签于2013年年底进入这个赛道,主要为企业提供电子合同服务,包括提供身份鉴证、数字证书签发、合同管理、在线签署、证据保全、合同验签、司法鉴定等服务。

电子合同是一个很长的服务流程,电子签名只是应用于在线签署的一个技术环节。每个企业的签署流程不同,电子合同平台需要跟用户的需求相结合。更重要的是,一旦出现法律纠纷,平台要能够证明合同的有效性、合法性,而这需要整合司法机关、仲裁机关等相关机构资源,在产品背后构建一条完整的服务链条。众签服务的大致流程是,签署双方先在平台上进行个人身份认证,之后在线上提交所代表企业的营业执照、法人名称、联系方式等,以及加盖公章的公司授权书,平台会通过银行账户验证、OCR、短信验证等多种技术方式进行审核,必要时甚至进行回访,确认双方身份后再颁发CA证书。不过,一般平台为了保护用户隐私,会自己来验证签署双方的身份。

众签可以提供标准化的接口供用户调用,也支持私有化部署,甚至根据企业需求,与内部采购系统、销售系统、ERP、OA等进行对接。之后,发起方可以在PC端或App上,将电子合同上传至平台,平台会转为PDF格式,发送带有链接的签署通知(短信、微信、邮件等形式),签署方即可在平台上通过手写签名、加盖公章、指纹等方式完成签名。生成标准化合同后,企业可以选择在自己平台或众签平台进行存证。合同签署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降低违约率,确保合同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非常关键。对于电子签名平台来说,如何通过技术手段,将合同内容、签署人、时间进行固化,保证合同的法律效应是关键。

众签的做法是,联合多家司法鉴定机构、公证机构、仲裁、法院等权威机构构建联盟区块链,相当于成立一个证据存取证的联盟。通过借助区块链分布式存储、不可篡改的特点,将文件通过不可逆的哈希算法生成字符串存在平台,同时存放在合作的司法鉴定机构、公证机构、仲裁机构处,实现证据固化。众签已经与联盟发布的区块链完全整合,通过众签SaaS服务签署的电子合同都自动在区块链上存证,联盟中的司法鉴定机构、审计机构、仲裁机构可以随时从链上取证。由于电子合同经加密后存放在了多个节点,即使将来第三方电子合同服务平台关停,用户也不用担心合同的安全。目前,联盟成员包括联合清华大学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厦门市美亚柏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广州仲裁委员会、北京瑞宏科技有限公司、普华永道中国、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等。

下一阶段,众签将重点做区块链钱包。管理数字货币的本质是管理私钥,但私钥不是密码,无法记忆,要么存在硬盘,要么由平台保管,一旦丢失后便无法找回,区块链资产也将丢失,区块链钱包就是帮助用户管理公私钥的。由于众签的电子合同也在做替用户保管公私钥的事,有共同的基础设施,因此顺势延伸出钱包业务,提供高安全的私钥托管和管理服务,另外从技术上解决跨链的问题。和大多电子签名平台一样,众签一开始从金融客户切入。创始人于潇解释,2015年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跑路、倒闭,当时监管部门明确提出电子签名、电子认证和第三方电子合同存管等要求。

因此,互联网金融对电子合同的需求主要是第三方平台的背书和存证,但这只是很小的一块市场,目前价格战也比较严重。众签针对的主要客群其实是传统产业,比如生产制造业、建材、旅游、电商、租房等领域。目前服务的客户包括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人人贷、百安居、兴业银行、九牧王、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等等。在于潇看来,合同市场大概百亿规模,未来电子合同市场会是一个比较分散的市场,各家针对细分领域进行深度定制,延伸新的产品和方向。他认为,与竞品相比,众签的优势在于背后一整套的资源整合能力,以及根据用户需求快速迭代产品的能力。

众签于2016年5月正式对外销售后,目前已有1000多家付费用户。收费方面,主要根据签署量及部署形式,平均客单价在5万~10万。